户封八县。

你好,这里邵青,一只小透明的段子手,偶尔会产点粮什么的(其实爱产玻璃渣),嗯总之请多指教。

宴离,虐

ps.最近迷上了倾我一生一事恋这个漫画,不知不觉想产玻璃渣了(笑)不是糖慎入,食用愉快。

        他曾经答应过她,不会让她失望。——习惯性的题记。
        南宫宴要出门,他答应阿离傍晚之前他会回来。
        信守诺言的他的确回来了,但与往常不同的身上的伤口,在阿离看来又是那么刺眼,又让人心疼。
        他看着眼前已经急哭的人儿,手微微颤抖着拭去人脸上的泪,不以为然的笑道:“这点伤,并无大碍。休息一下便可……”语气越来越虚弱着……

几年后,阿离回到了长安,“春风拂槛”又像多年前一样。只是与平常不同的是她的身边,似乎少了谁的身影……

评论

热度(5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