户封八县。

你好,这里邵青,一只小透明的段子手,偶尔会产点粮什么的(其实爱产玻璃渣),嗯总之请多指教。

白鹊,花吐症。

       扁鹊并不想承认自己执念太深,但是他的确患上了花吐症,而且.....愈演愈烈。——题记

       一个普通的早晨,扁鹊在医馆的柜台前整理着面前瓶瓶罐罐的药剂,只觉得喉咙一痒,咳嗽起来,喉咙内难以形容的呕吐感让扁鹊皱紧了眉头,低头看了看刚刚捂着嘴的手,手心里正躺着一片桃花花瓣。

      花吐症……扁鹊记得,他曾经在医书上看过,患上的人会伴着咳嗽吐出花瓣,时间一久就可能会丧命,但让扁鹊感到不爽的是……这是一种相思病。自己居然会爱上一个人,而且还到了这么强烈的程度?真是可笑至极……

      扁鹊停止手里的工作低下头努力回想着——他想到了他几天前曾经见过的那个人。

      一袭白衣,微卷的棕发被微风吹起,身穿的白袍还散发着淡淡酒香。男子似乎看见了自己,转过身对自己笑了笑:“来干来干。"

       这个人,扁鹊并不陌生。他就是人们口中常常提起的青莲剑仙——李白。

    “小医生,小医生?”意识到自己似乎有些分神的扁鹊停止了思考抬起头,不想正对上对方的脸。扁鹊看着面前的棕发白衣男子皱了皱眉,拉高了围巾往后退了一步“这里是医馆,不是酒楼。”顿了顿再加上一句话“剑仙如果想喝酒还请到别处。”

       虽被下了逐客令,但对方似乎并没有想走的意思,笑着朝他眨了眨眼“小医生莫是要赶李某走?”扁鹊看着对方的笑容皱了皱眉,刚想说出什么话来,只觉得喉咙有种难受的瘙痒感觉,背过身去,一阵咳嗽后轻轻扯下围巾,附在围巾上的桃花花瓣让扁鹊不觉有些刺眼,捂着咳嗽的那块地方还夹杂着血腥味。扁鹊回过头,看着面前神色焦急的男子。

       被花吐症折磨而死还是为了活命而一吻。扁鹊自然选择了后者。

       扁鹊无视了李白焦急的询问话语,伸手扯过对方的衣领使他的身子靠自己近了些,在准备靠近对方唇的时候,扁鹊扯下围巾。

       无奈,由于柜台有些过宽的缘故,就算再靠近也无法碰触对方的唇。就在他想要放弃的时候,并未预料到的唇上柔软的感觉,对上的深绿色眸子这完全超乎了扁鹊的预料, 对方舌尖撬开唇齿探入扫刮牙床吮吸啃咬.与柔软相缠游走搅动着,扁鹊被吻得有些迷糊也只好懵懵懂懂的回应着,品尝着对方嘴里的酒香。一吻结束,唇瓣分离牵出一条银丝。李白得意的看着面前的人儿,仿佛是欣赏一件精美的工艺品,轻抚上对方的脸颊道:“还来吗、小医生。”

自然,花吐症的痊愈也早已不是意料之外

——你是味良药,但并不苦。

ps.有带仿写成分

评论(6)

热度(78)